<small id="172bp"><tbody id="172bp"></tbody></small>

<track id="172bp"><i id="172bp"></i></track>

<legend id="172bp"></legend>
<span id="172bp"><sup id="172bp"></sup></span>
<span id="172bp"><blockquote id="172bp"></blockquote></span>
<track id="172bp"><i id="172bp"></i></track>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江大

中國科學報:“高八度”的教學人生

發布時間:2019-07-03|瀏覽次數:



                                                                           羅建強(左二)

“我帶男朋友來請您把把關。”學生的一句請托,讓羅建強感到比做學問還有壓力。“三尺講臺之外,學生視你如父如兄,并且愿意和你分享他的一切,我覺得這就是對一名教師最高的認可和獎賞。”在學生眼中,江蘇大學管理學院教師羅建強不僅是一名好導師,更是一個可以信任、傾訴的好朋友。

一年到頭,講臺上汗濕的后背、嚴謹工整的板書、落滿粉筆灰的半邊身子,辦公樓里隨時都在、總是伏案到深夜的身影,學生總被這樣樸實、淡泊、低調的羅建強感動著。

“我這一輩子就記得你上的課。”“你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畢業多年的學生這樣的評價對羅建強來說也是快慰的,“人生幾何,有幾個記得和欣賞自己的學生,一生也是值了”。

激情授課90分鐘

羅建強上課,直接、充滿激情。上課前5分鐘,關門、關機、清嗓,隨后沒有半分耽擱,直奔主題。炎炎夏日,困意難消,但即使最后一排的學生也會被他特有的“高八度”大嗓門震得一激靈,半點睡意也沒有了。

“朋友經常勸我,人到中年不能這么費嗓子,但我覺得無所謂了,只要能流暢自在地表達出我的觀點,管它呢!”羅建強笑著說。上講臺開講對羅建強來說就是一顆甜甜的“喉糖”。每當寒暑假,羅建強的嗓子反而發干,倍感不適。開學后,嗓子一開,一切都好了,通體舒暢。

“第一次登上講臺我便發現,我的態度、我的神情、我的發聲,對孩子們的影響是巨大的。”尤其當看到學生用陌生的、渴求的眼光看著你,看著你這門課要講什么的時候,羅建強便感到一定要將自己所知、所悟、所感,盡可能地傳達給學生,但學生到底能“吃”下多少、消化多少是不得而知的。因此,如何有滲透力地盡快讓學生了解這門課講什么,了解這名教師要表達什么,取得他們的青睞,吸引他們的注意,教師必須向90分鐘的課堂要質量。

其實,羅建強的大嗓門還源于早年教學資源的匱乏。彼時,羅建強在山東任教,相比現在,學校的師資水平、辦學條件差了很多,每節課都是150人以上的“大課”,沒有擴音器的他不得不提高嗓門,來保證課堂教學質量。為此,羅建強還特意去學習用丹田之氣發腦后音,使聲音洪亮的同時也最省力、最有效的辦法。羅建強這么一堅持,就是近20年。

多角色轉換,多視角人生

“沒有足夠的腦力與體力準備,建議別上研究生!”羅建強對門下學生是出了名的高標準、嚴要求。

進組前近百篇外文文獻閱讀任務,畢業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認定30種期刊發表目標,學生們對羅建強抱著深深敬畏的同時,卻還是敢于且樂于尋求他的指點和幫助。羅建強不大的辦公室里,找他的學生絡繹不絕,一個小時里便有三個學生前來向其請教各種問題。在研究生胡炳坤的眼中,“豐富的人生閱歷以及多重身份的交織,讓導師對這個社會洞若觀火”。

羅建強來自陜西省的一個偏遠農村。父親是個祖傳手藝人,一度想將手藝傳給高中還未畢業的羅建強。而高中成績優異的羅建強繼承了父親匠人般的自律、專注,帶著身為“學霸”的不甘、不屈,用半年時間復習考上了大學。天生的敢闖敢干,又再次讓大學畢業的羅建強不走尋常路,闖上海,走昆山,當公務員,做中學教師,干車間主任。如今,系主任、本科生學業導師、博士生導師、工信部中國服務型制造聯盟專家……新一輪身份標簽的加持,讓羅建強成為學生眼中學術、生活、工作的“萬事通”。

豐富的閱歷讓羅建強總有超前的思維和開放的意識。受太極陰陽圖啟發,羅建強看到了通過陰陽平衡理論解決制造業和服務業融合問題的可能性。當他將這一題目作為研究生姜平靜的課題方向時,“不靠譜”三個字涌上了姜平靜的心頭,管理學如何扯上了《易經》?

每周五堅持開課題組會,是羅建強認為很有意義、很有收獲的一個傳統。在組會上,陰陽平衡理論的大膽嘗試,同樣沒有立刻得到其他教師和學生的認可。羅建強卻不急不躁,“火花是碰撞出來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際遇和機緣,認識事物的角度當然不會高度一致,但當彼此分享體會感悟時,是可以在別人的故事里獲得靈感的”。

在頻繁的小型研討會般的討論中,姜平靜了解到陰陽平衡理論的平衡和諧思想是一個管理學上非常重要的概念,終于抓到了剛性產品和柔性服務與陰陽兩極的對應契合點。“我們都說老師的角度總是這么‘刁鉆’,卻總是給我們帶來新的靈感。”姜平靜說。

“正氣凜然,無出其右”

羅建強一直是個愛憎分明的性情中人,從他的大嗓門就可見一斑。“做我的學生,專業成績可以不優秀,但一定要愛國、愛校、愛自己。”羅建強語氣鏗鏘地說。

目前,羅建強主要承擔《工程經濟學》《服務運作管理》兩門課程的教學任務,第一節課上,他便分別表明了兩門課程的定位,“戒惡”和“揚善”,為的就是告訴學生在未來的工作崗位上,正確使用經濟指標,避免過度“向錢看”,在此基礎上幫助人類從繁重的生產制造過程中解脫出來。

學生曾評價羅建強:“正氣凜然,無出其右者”。羅建強堅持用鮮活的事例詮釋抽象的理論,早年的瘋狂馬桶蓋事件、中國芯片事件等時事熱點都是他最愛與學生討論的話題。“我經常強調,未來是你們的,你們將改變中國制造大而不強的國情現實。”在他看來,國家要發展,社會要進步,就需要新事物的發展來推動,而新事物恰恰需要新人來提出。

他在給求學路上奮斗的學子們忠告時,反復強調:“先做人,后做事。”

一次,一名科研小有成果的學生,在網絡上發表了一則變相貶低學校排名,抬高自己學術水平的帖子,羅建強看到后立即叫來學生面談。“人怕出名豬怕壯,況且是個虛名兒。”這是他送給學生的第一句話。分析利弊、表明態度,數小時的教育也許并不能讓學生全盤接受,但羅建強說:“我期待5年后,我們能夠再進行一次對話。老師依然如初。”學生后來發來了千字懺悔。羅建強相信,當他回過頭來反省時,一定是發現自己得到了更多。

本科生王智敏這個夏天即將奔赴法國,“在羅老師嚴謹的治學態度和開闊的視野影響下,我們的求知欲總是比別人強一些”。今年,作為學業導師,羅建強指導的畢業班有12名學生繼續讀研,其中4名學生將前往法國、英國、俄羅斯留學。“我所能傳授的知識是有限的,走出去,他們會看見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然而,不論何時,只要他們需要,我一直在這里。”羅建強說。

文章來源:《中國科學報》 (2019-07-03 第5版 學人)

文章鏈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9/7/347397.shtm

好屌操